061:轰动全城的小定礼1

作者:梓云溪|发布时间:2016-07-05 23:04:27|字数:26258

章节名:061:轰动全城的小定礼1

061:轰动全城的小定礼1

沁慧已经端坐主位,听到成安的声音道:“叶嬷嬷,让他们进来吧。”

叶嬷嬷让秀雁支上屏风道:“姑娘,老奴按照规矩还是支个屏风吧。”

沁慧摆摆手道:“叶嬷嬷,都是自家人无需如此,益叔和忠叔都是保护我长大的,如今你们的儿女也是保护我的人,尤其叶朗大老远的从原城冰天雪地的赶回来,在拘着这些俗例可是要伤人心了。”

虽然在古代等级森严,但是法外也是有情理的成分的,日后自己不会局限在这小小的内宅之中,会有更加广阔的天地等着她,所以从现在开始她就要准备开始培植势力,打造自己的团队。

叶嬷嬷虽然感觉有些不妥,但是姑娘说的话让人十分感动和开心,包括此时站在门外的叶朗都感觉内心暖融融的,果真如爹所说姑娘的变化好大,不过他们很喜欢这样的变化,护院们也是一样很激动。

这会子秀雁打开了房门,叶朗带着护院们依次进入,当然他们也不敢直视姑娘,这点规矩他们还是懂的,叶朗带着大家齐刷刷的跪在地上道:“叶朗等给姑娘请安,姑娘大安!”

“给姑娘请安,姑娘大安!”护院们异口同声的给沁慧请安。

沁慧看着心里这个乐啊,手下有人的感觉就是不同啊,对很拉风很开心,看起来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听叶嬷嬷说这些人从小就接受训练,等着指派在主子身边的。

甚至他们之中的不少人,都是从叶家北部原城的族支挑选出来的,就是准备将来保护叶家的领头人和其子嗣的,目前慧姐的父亲就是叶家当之无愧的领头之人。

叶家目前没有儿子,只有慧姐一人,所以在他们的眼里,慧姐是最金贵的主子了。

沁慧清新的声音响起道:“好,都起来吧,大家辛苦了,日夜兼程的从北部原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你们保护姑娘我的诚意,本姑娘收到了,叶嬷嬷,每人赏赐十两银子,两身衣裳,日后事情做得好了,同样有赏,但是做不好了一样有罚!”

“之前你们来时肯定也听说了,之前我经历生死已经有了改变,但是这样的改变是让我变得更强,让你们一个个追随我的人活得更加幸福,更加的有尊严,希望我们主仆可以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沁慧一番恩威并施的话,还有赏赐真是深得人心,让大家更加的开心激动和从心中升起的敬畏,虽然这敬畏目前只是淡淡的,但是足够很快生根开花结果了!

同时还有姑娘说的尊严和幸福,虽然他们还不是很理解这话的意思,但是足以证明好好的跟着姑娘,将来定会有好的日子。

叶朗带着大家一起道:“奴才等誓死效忠姑娘,万死不辞!”

沁慧道:“嗯,不需要死不死的,都要你们跟着我好好的生活,今个你们累了,都下去休息,衣裳过两日就能到你们手里了,你们知道明个我会有大事安排,现在叶朗留下,你们先回去,可能晚上还有其他的任务交给你们。”

这时候他们才敢抬头快速的看了一眼姑娘,有的人惊讶的不得了,如今的姑娘变化太大了,无论容貌还是气质,再也不是传言中的姑娘了,这让他们的信心更大了。

一个个的都退了下去,叶朗也再次跪在地上道:“属下叶朗拜见姑娘,想来姑娘已经知道,属下是益管家的小儿子,夫人和姑娘对属下有救命之恩,日后属下就是姑娘身边的一等护卫,对于姑娘交代的话和事情,属下会严格执行的!”

沁慧看着眼前浓眉大眼的男孩,应该是比自己稍微大一岁,但是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尤其还是益叔的儿子,身边有忠仆真是比什么都强。

沁慧开心的笑道:“嗯,好叶朗你千里迢迢的赶来,真是辛苦你了,赶紧起来吧,回来的正是时候,我身边的确是很缺人,我们从小就认识,也是玩伴,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也不需要太见外,只是几年不见你的个子长高了,声音也变了,希望我们主仆可以合作愉快!”

沁慧对这个大眼睛的男孩子还真的很有印象,因为叶朗小时候很调皮,也很机灵,但是从小就知道保护沁慧,也是沁慧儿时的玩伴,所以沁慧有印象。

不过叶朗六七岁以后就跟着益叔去了原城了,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但是机会很少,听叶嬷嬷说叶朗这些年都在连功夫,很能吃辛苦的。

叶朗听闻此言,简直是心花怒放啊,那对明亮的大眼睛闪着光芒,没想到姑娘真的记得他,真是太好了,对于未来也更加多了一些期待,尤其是好的期待!

姑娘和几年前的变化真是他相信姑娘此时的光芒,如果侯爷或者是自己的爹爹见到了,不知道会不会老泪众横,但绝对是惊喜万分的。

想到这里叶朗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恭敬的递给慧姐道:“姑娘,这是老爷的家书,听我爹说老爷收到了秀雁姐写的那封信,气的差点将书房都砸烂了,也对卢家有了一定的安排,老爷让属下带来这封信,应该是告诉姑娘这些消息的。”

沁慧解释道:“秀雁的那封信,是我经历生死之后让秀雁写的,那几天不想再和卢家纠缠下去,他们也的确过分,对我的生死置之度外还贪得无厌,不过这段时间的事情倒是让忠叔带着信过去了,相信爹爹看了就不会这般生气了,都是我不好,让爹爹担心了。”

叶朗抱拳道:“姑娘不必自责,如果老爷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差点见不到姑娘了,属下相信老爷会拆了卢家的,卢家这等下三流的做派,就应该受到讨伐,不过忠叔在有十天就能到了,估计到时候老爷就能放心了。”

沁慧道:“嗯,的确是这样,叶朗你知道明天我有大事要办,今个晚上这样安排……”

沁慧将需要叶朗打探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卢家库房的位置和明个抬着东西回叶宅行走的路线,叶朗甚至还没有到明天,就已经感到此时非比寻常了,果然姑娘的光芒是如何也掩盖不住的。

哪怕是老爷在此,也会觉得这个方案非常可行。

很快主仆二人商量之后,叶朗匆匆的离开去踩点去了,叶嬷嬷高兴的道:“太好了,姑娘终于不用犯愁人手的问题了,这几个孩子都是百里挑一出来的好孩子,叶朗这孩子打小就有人取笑他,说他天生就是给姑娘做护卫的,这回这孩子赶回来的及时,明天的事情把握更大了。”

沁慧也感觉好笑,不过好像还真是这样,虽然一开始听叶朗是谁的时候都没想起来,不过叶嬷嬷解释一番之后,沁慧才慢慢整理出来叶朗是谁,记忆也更加深刻了一些。

有了忠仆有了人,此时的慧姐更加的自信,不担心办不成事情了,随后慧姐打开了老爹的信,一手苍劲的好字跃然在纸上:“吾儿慧姐,得知我儿近况,爹甚为忧心痛心,爹不是个好父亲,不能保护我儿过上好生活,爹爹对于将你留在卢家一事,甚为后悔自责……”

一封长达十几页的家书,不仅说了对慧姐的担心,和对卢家的憎恶,还有对后续事情的安排,细枝末节都做了安排,想起记忆中老爹的容颜,慧姐的眼眶有些湿润。

也许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叶老爹是真心实意对待自己很好的人,这样为儿女倾尽一切也要给儿女支起一片天空之人,才是最伟大的爹爹,沁慧在心里告诉自己:叶老爹,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因为本来沁慧曾经的爹爹对她就特别的好,难得在这里有这样的好爹爹,真是不容易了,人要惜福惜缘才是!

夜里的卢家十分的安静,只有不经意间闪动的黑影让人看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是花了眼了。

这两天整个卢家是高度紧张,这会子放松下来的奴婢们已经都累瘫了,一个个的睡得和猪一般,打呼噜的声音能传出挺老远呢。

叶朗带着十个人按照慧姐的吩咐,全部都将路线走了一遍,别看这些人日夜兼程几天几夜没合眼了,这会子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满满的在卢家的上空飞来窜去的。

想想他们刚来,就得到姑娘的认可,可以参与这么大的事情,各个激动地够感觉这一夜都不能休息了,不仅将卢家的各个大路都摸了一个遍,甚至连最小的犄角旮旯都过去看看,真真是忙活到了五更才完事,得天亮了不需要休息了。

清晨的太阳缓缓的升起,让冰天雪地的启国的京城有了些热乎气,各个早点铺子也都开始做生意,今个的生意是格外的火爆,尤其是在京城仁安伯府卢家洒了几天的铜钱之后,生意真的不错。

卖粥和卖包子的小摊贩,还有卖馒头热汤的小铺面,人流众多挤得水泄不通,吃饭都在嚷嚷道:“哎,哥几个赶紧吃吧,今个是卢家下小定礼的正日子了,不知道有多少喜钱呢,去晚了就没有了。”

顿时喝汤的滋喽滋喽的声音是此起彼伏,有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道:“可不是得赶紧的,前几天老子点背,才得了十文钱,不过今个花上几文吃个饱,攒点力气,一会子好抢点喜钱,一年头讨个好彩头。”

“行了行了,赶紧吃吧,听说今个连城外的人听到了消息,都跑到城内了,和咱们竞争的就更多了,赶快的吧,别嗦了。”

吃东西的人更是端起碗呼呼噜噜的吃个痛快,恨不得将碗都给吃进去,好让自己更加的饱一些,好有力气博得个好彩头,给老娘媳妇儿子的买点好吃的。

京城不仅仅是这样的小摊位如此,甚至此时还不到卯时末,很多京城的酒楼茶馆的包间已经预售一空,不同颜色的马车和穿戴不同的人,已经进了自己的包间,开始吃起了早点。

此时连京城最大的酒楼鸿翔楼一共三层,包间全部爆满,就是大厅此时已经人满为患,鸿翔楼的盛掌柜忙的是滴溜溜的转。

盛掌柜甚至暗暗的担忧,今个这么一早,所有备的东西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自从鸿翔楼开业至今,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到底今个是怎么回事?

这才听着大厅的人都聚在一起讨论,“哎你们说仁安伯府卢家还挺有本事的,给朱家三房下了三十六抬小定礼,简直是全城难得的一份,已经打赏了好几天的喜钱了,看来素有贤名的女子,的确嫁的容易啊。”

旁边一个客人哈哈的大笑道:“可不是,这几年咱们启国的日子不大好过,还真的很少听说谁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呢,不过这卢家真的有这样的实力?”

“这个不好说啊,听说没有贞烈夫人这个事情的时候,卢家连爵位都要没了,也没听说卢家擅长经营什么,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厉害了。”

另外一个神秘兮兮的客人道:“哎我这有小道消息,你们要不要听啊?”

众位都围了上来道:“这位兄台有何小道消息?不如说出来和大家共享岂不是妙哉,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

几个摇着扇子的世家子弟也坐不住了,人的八卦的心里发挥出来是无限的巨大的,这些人也都从包间里面出来,加入到了楼下的讨论大队伍之中。

这个神秘的客人道:“你们不知道吧,这次卢家有三十六抬小定礼,听说和贞烈夫人御赐之物有关呢,这卢家也忒不要脸了一点,为了巴结朱家,竟然有这等胆量占了贞烈夫人的东西,也不怕圣上和叶家追究起来,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此等言论一出,顿时惊掉了一大堆人对这件事情的认知程度,纷纷的开始讨论起来,“不会吧,那是贞烈夫人之物,怎能如此作践,太不对了。”

“卢家竟然如此大胆,真是嫌弃命太长了!”

“这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啊,说错了可是要出事的。”

这个神秘人嘿嘿一笑道:“仅仅是玩笑娱乐罢了,大家若是信了就信了,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如果不信就算了,娱乐娱乐,纯属娱乐。”

如果这个神秘人极力肯定,大家兴许会感觉此等言论不过是这个胡乱编排的,但是他不肯定不否定的态度,让许多人更有想更深了解的意思,可是这个人怎么问就不说了,没一会就走了。

自此不仅是平民百姓开始关注卢家和朱家的亲事,就连各个得到了这样的消息的世家,也开始行动起来。

只是大家都没看到,这个神秘人走了之后,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地方,然后翻墙利落的进了附近一个精致茶楼的包间,撕掉了下巴上的胡子,和略有些朴素的衣服,露出一身深蓝色的劲装来,对着一个门轻轻的敲了三下,就听见里面威严的声音响起道:“进来。”

这个神秘男子进去之后就跪在地上道:“属下回大姑娘,大姑娘吩咐属下所办之事,已经全部办好,请姑娘放心。”

此时坐在圆桌另一边的姑娘道:“好,本姑娘知道了,李及这事情办得好,有赏!”

李及跪在地上道:“属下只是办了区区小事,不敢得姑娘的赏赐。”

“让你拿着就拿着,怎么还矫情上了?这次宫里的姑姑若不是透漏了这个消息,你主子我还在昨天的赏梅宴上受到朱家朱春娆和朱春娇那两个女人的奚落了,真是岂有此理,也不看看我李琼华哪里比不上她们朱家三房的一个贱婢了?”

“正如姑姑所说,我们破坏了朱家的好名声,就相对给姑姑营造了更好的空间,我们李家的人可是上下一心的,尤其是姑姑现在有四皇子,将来难保不会让朱家嫉恨,所以我们要不遗余力的一点一滴的做起,这也是身为李家人的责任。”

李琼华十分霸气的说着,她今年十四岁,就是李贵妃的嫡亲的侄女,是令国公府李家长房李钦的嫡出长女。

李钦掌管内务府,是内务府的总管大臣,官居正二品,不仅如此,还掌管内府库,也可以说是皇上的内务府管辖范围内的钱袋子。

李琼华的祖父就是李贵妃的父亲李雾,是启国一等骠骑大将军,是武官之首,正一品,所以李琼华身在显赫的家族,是启国贵女圈十分耀眼的一颗星。

李琼华身为将门女,威严霸气还有一定的功夫,早早就有护卫相随,名字解释起来就是才华出众超群,艳丽多彩、前程光辉美好,内涵美质、外显风华之意,可见李家对她的未来也寄予厚望。

若不是昨个朱家的两个女人欺人太甚,她还不见得用了姑姑递出来的消息呢,当然只要朱家名声有损,李家就高兴,所以今个安排了这出戏,就是要将怀疑的影子埋下,等不好的事情翻出来的时候。

可以给朱家戴了一个对贞烈夫人不敬的罪名,最起码让朱妃在禁足一段时间也好。

可见这次的事情,已经牵动了很多力量,就看最后谁能赢了!

启国德顺十七年十月二十八,全城最为轰动的一件事情,就是仁安伯府卢家长房和朱家三房联姻之事,简直是上至当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全部都对这件事情无比的关注。

大部分人都早早的围在街上和沿途的酒楼饭庄和茶馆酒肆上,这场面简直堪比皇上给大军送行的时候了,或者是皇上出行祭祖的时候了,这可是全城出动的大事。

就连五城兵马司也不得不多调出人手来维护京城的治安,甚至已经在四个城门处设卡,不准外面的百姓再进来了,否则城内人满为患不安全。

现在时间一点点的接近巳时初,因为那是要将三十六抬小定礼抬出卢家的时间,全城都在关注此事。

并且朱家三房已经大开中门,等着小定礼上门,朱五姑娘今个也是早期就开始沐浴更衣,满脸散发着满意的笑容,对于外面的轰动是甘之若饴,享受无比。

她朱五就是想今个要做最金贵的女人,全城最瞩目的女人,她拿着手中的定礼的单子,虽然是有些心疼不少东西要给姑姑,但是也有一部分自己留下啊,这也是收获,所以朱五笑的夸张,穿戴打扮也有些夸张,整个朱家三房今个格外的夸张!

鲜红的喜庆的颜色,笼罩着朱家三房,朱三老爷今个也是老怀安慰了,自己最重视的孙女,有了好的归宿,能得到夫家如此的爱重,全城都在关注这样的阵势,真的是给朱家涨了大脸面了。

甚至开始对管家吩咐道:“去,在门外洒上9999个铜钱。”管家应声而去,其实不过是十两银子的事情,朱家三房还不放在眼里,只是之前不好太过了,此时正好。

朱五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抱着小娄氏道:“娘还是祖父疼我,给我这样的脸面,真好!”

小娄氏道:“我的儿,真是为娘的骄傲。”

朱家的氛围一片喜庆,卢家自然也不差,此时的卢家,前几日憋闷的气息一扫而空,卢家已经中门大开,让外面的百姓可以看得见卢家内部的情况。

而此时站在大门内的是七十二个挑夫,都是卢家在家丁中精挑细选,胖瘦均匀都穿着喜气的红色衣服站在卢家的大门内,外面是人挤人,人头攒动,就是赶都赶不走。

卢大管家已经内外院子跑的是气喘吁吁,凌嬷嬷也是感觉这腿跑的都麻了,但是依然乐此不疲的。

卢大管家卢凌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就带着挑夫走着整齐步子,走进二门,一直带到了库房的门前,门外因为此动作更加的喧哗了,只喊着:“要来了,要来了!”

大夫人已经按照预定的时间,带着儿女们站在了卢家的库房门前,今个整个卢家的主子们都来了,连几日没出院子的四姑娘都出来了。

甚至不少族亲也过来增添喜气了,他们对于能近距离的看到卢家的小定礼出门,也表示很高兴,都过来捧场了,卢家只是有起复的征兆啊,将来卢家有了好的发展,对族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

这锦上添花的事情,谁不愿意啊,所以不少人都笑意盈盈的,客气喜庆的话,和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听的大夫人范氏合不拢嘴,那叫一个开心。

卢家所有主子好像只有平姨娘姗姗来迟,让大夫人很不高兴,当然这个年轻的小妾,此时不出来添堵也是好事,尤其是她也没空理会,不来最好,一辈子不出来才好呢,贱婢就是贱婢,上不得台面的。

不过让大夫人真正放心的是隔壁叶宅的小蹄子叶沁慧,今个到了这个时辰,都没有来,看来老爷和辉哥的计策,让这个小蹄子退让已经奏效了。

大夫人范氏得意无比,高高的抬起下巴,轻蔑的眼神看着叶宅的方向,小蹄子和老娘斗,毛长全了没有?

你看看这也不是小施计策就安分了,否则早就像是蓉姐那件事情一般早早的蹦出来了,当然在小定礼抬出二门之前不得不防,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应该赶快才行。

大夫人看看时辰道:“老爷,时辰差不多了,应该从库房抬出来了,以免晚了耽搁时辰了。”

卢大老爷卢志谏道:“嗯,抬出来吧,今个是我们卢家的好日子,也感谢各位对卢家的关注,一会将有午宴奉上。”

这对夫妻实际上说的话,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了,大夫人提醒大老爷避免叶宅有什么变化,大老爷也同意那就尽快吧,出了二门就没事了。

大夫人骄傲的喊道:“开库房,抬小定礼!”

今个大夫人真是过于激动了,连司仪的活都给抢了,当然不会有人敢提意见,很快卢家大库房缓缓的开启,虽然众人一下子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但是可以看得出这个库房一层层的好几道锁头。

这个地方是卢家最大的一处库房了,很快于妈妈带着几个粗使的婆子,将库房一层层的打开,终于大家看见了最外面一层的齐刷刷摆着的三十六抬小定礼,均是漆成了上等喜气的红色,上面每一抬的上面摆着都是大红花,一抬抬的盖着大红色的喜布,十分耀眼。

如果此时有心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离着小定礼最近的东边的那道门没有锁严,甚至锁头是一拽就能开了。

大夫人她们只顾着高兴,吩咐挑夫道:“来人,将小定礼抬出二门至大门处。”

所有的人此时将目光都集中在挑夫最前面的大少爷卢俊辉身上,卢家的人有个很好的遗传特点,就是白净。

卢俊辉是个中翘楚,面如冠玉,虽然不算高大俊美,但也是长相白净的书生相,还是很讨女人喜欢的。

虽然今个不是成亲,但是卢俊辉还是采用了红橘相间的颜色,不算正红色,头戴金冠,气质非凡,领口和袖口都是橘色偏黄色的布料,腰带也是,端是个偏偏公子哥。

因为明黄色一般人是不敢也不能用的,所以只能选接近的颜色。

这会子卢俊辉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随着一抬抬小定礼被抬出库房,他不停的抱拳一路朝着外院而去,心里也暗暗的放下了心,笑的更加开心,果然慧姐心里是有他的,这样的大事都没出来闹腾。

队伍的速度不慢,大夫人她们也都跟上,今个大夫人是过于的兴奋了,连吩咐库房上锁都忘了,很快就在库房的跟前都没了影子,去前院了。

哪怕是凌嬷嬷也都跟着走了,谁也没管大库房的事情,只有几个粗使的婆子看着东西抬走了,开始默默的准备锁上库房,于妈妈还吩咐这几个人说道:“这踩得都是脏兮兮的脚印子,赶紧都擦擦。”

几个粗使婆子就去库房里面找干活的工具去了,没有人能看得见于妈妈的紧张,于妈妈想到待会的事情,已经是紧张的浑身是汗,但是她不能退缩,她的女儿,她的外孙都在等着她。

于妈妈内心中可劲的祈祷,叶表姑娘赶紧来吧,否则老奴的心病都要犯了,正在于妈妈祈祷的时候,慧姐一行人终于出现在库房的门外,于妈妈的心里头也算是有了着落了。

此时慧姐带着人匆匆的赶来,轻声的对着于妈妈道:“不好意思了于妈妈,你得受点委屈了。”

于妈妈闭上眼睛小声的道:“没事的叶姑娘,否则老奴在卢家也没法子待了,动手吧。”

然后于妈妈喊道:“叶表姑娘你怎么来这里了?不啊好了……”

话没说完,叶朗上前点了于妈妈的睡穴,又打了于妈妈后颈,算是给击晕了,不过下手不重,大概两刻钟就能醒来,余下就装睡了。

里面的粗使婆子听见了动静,一看是叶表姑娘,心里就咯噔一声暗叫不好,这几日叶表姑娘闹得事情,害的很多人打了板子,这些粗使婆子吓得道:“叶叶叶叶……叶表姑娘你要干什么?”

几个粗使的婆子挥舞着抹布和扫把,企图用这些东西挡住叶表姑娘,她们是真的没想到,叶表姑娘竟然刚才没出现,耍了大夫人一回,这会子出现在这里,傻子也知道这个叶表姑娘想做什么了?

在卢家兴许别人不知道,但是这些粗使婆子可是知道叶表姑娘的东西,可不止前几天布告上面的那些,真正重要的都在库房东边的那个房间里面呢。

如果她们看丢了东西,可想而知,大夫人会不会弄死他们这些人,所以此时的真想如于妈妈那般直接被打晕了,然后罪责还能减轻一些。

沁慧懒得说话,直接挥手,叶朗几个人上去就让几个婆子都晕了,婆子们祈祷成功,幸福的倒下了,连姿势都很有喜感的配合着,有的捂着头,有的抓着扫把,有的甚至将抹布捂着脸,做出不敌的样子来。

沁慧吩咐道:“快,立刻动手!”

亲们亲们,有木有很激动的呢,我们慧姐吩咐动手了哦!

欢迎访问坏小说网,坏书网免费小说阅读基地!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po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