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座上客卿

作者:唐小虾|发布时间:2016-07-06 00:13:46|字数:7422

【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http://m.yunlaige.com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对于鳄神的警告,风老只能一声苦笑,不敢有丝毫逾越,毕竟对方是半步天王。※%而鳄神真正的本事,他也是亲自领教过的,所以无话可说。

秦南对鳄神摆了摆手,是以后者稍安勿躁,如果风老真的要对秦南不利,就不会在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出手阻止姬家主继续发动金钹大阵了。

“姬家主去哪里了?”秦南冷不丁的问了一句,虽然曾经是敌人,但现在姬家主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了,秦南便是随口问了一下。

风老脸上闪过一丝戒备,说道:“他已经不在炼器城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毕竟这里已经不适合他了。”

秦南明白,风老是害怕秦南在对姬家主做出什么生杀举动来,那是他曾经作为姬家的首先长老,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对此,秦南极为了解,所以也没有再多问,他之所以让风老在三天以内来找自己,其实就是为了风老,这一尊大宗师。

只见此时的风老站在一堵围墙上,身影略微佝偻,看起来像是个耄耋老者。但如果仔细去感受,便是能够发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武者气息。

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出他是一个强者来的。更何况,秦南是亲眼见过风老出手的。

其实风老这样的人,之所以称之为高手,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手,他的风度也是令人称道的。

他对姬家的态度是忠,退位之后,却还在姬家危难之时赶来营救,虽说最后没能成功,但他已经尽力了。而他阻止姬家主继续发动金钹大阵,救下秦南等大批人的性命,不让事态扩大化,这是义。

绝对的忠义两全,这是大部分人所自愧不如的地方。

习习夜风吹过,安静的夜空之下,三个人傲然对立,一个是漠不关心的鳄神,一个是诚心赴约的风老,另外一个就是风度翩翩,一派大局在握似的秦南。

“我想风老应该明白,我今晚约你前来的目的吧?那天晚上太过匆忙,毕竟我方死伤惨重。”秦南语气略微无奈地说道。

风老点点头,沉默良久之后,方才叹息一声,说道:“感谢秦南少侠的赏识,但我已经老了,做事常常力不从心,以往那些峥嵘岁月都已经成为回忆。”

时光荏苒,匆匆而去,风老说到这里,嘴里流过一丝苦涩,他不会对任何人活着任何事物低头,但是他却不得不对岁月低头。

哪怕他现在看起来面容是如此坚毅,但毕竟他已经超过七十岁了,行将就木,之所以看起来还那么坚朗,完全是倚仗强横的武者修为。

“如果我没有看错,风老的武道修为,应该是大宗师五段吧?”秦南不否认风老的岁数,但他没有直接谈论这个问题,反而问起了风老的修为。

风老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说道:“我还以为只有你旁边那位半步天王,看穿了我的修为呢,秦南少侠真是好眼光。”

秦南说道:“你和他是没得比的,鳄神天生法体,而你凡体肉胎,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你又怎么可能和他比资本呢?”秦南说道。

风老点头,这一点是他必须承认的事实,他也早就看出来了,鳄神是一个异类,天生法体,占据太多修炼上的先天优势。

鳄神在旁边轻哼一声,白了风老一眼,没有说话。

现场陷入了短暂地宁静,少顷之后,秦南终是开口说道:“风老,如果你就这样隐居下去,不出十年时光,哪怕你能在最后一刻打破玄关,那你也是大限将至了,我说的没错吧?”

风老闻言,顿时脸上闪过一丝凝重,显得很意外。他自己修炼上面的私事,秦南怎么会这么了解的?

要探究一个人的私事,尤其是修炼上面的,除了要了解对方的年龄,目前的修为,最主要的还是一个修炼上面的细节,近期的进度等等,种种现状结合起来,方才能够有一个准确的结果。

这样的结果,很多人自己都对自己不了解,更何况是别人。而现在,关于风老在修炼上面的一些细节,秦南竟然如此了解,不得不让人诧异。

“秦南少侠对于修炼上面的领悟,绝非常人所能比,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风老说道。

“那我就是说对了?”

秦南问了一句,然后又说道:“你为何不放手一搏呢?争取在这十年以内,大限将至以前,和命运斗争一下,万一有了出人意料的结果呢?”

此话一出,风老顿时面色大变,如果秦南所说的那些真的发生了,有了出人意料的结果,等他突破武道天王,那么寿限起码增加五十岁。

等他真的有了五十岁,那么就完全有机会去问鼎更高的境界了。

“武道天王,谈何容易?”

这时,鳄神在旁边冷冷的说道,毫不客气的打击风老。对此,秦南也是一声苦笑。

鳄神说的是有道理的,武道天王,那是何等的艰难?现今大陆之上,突破了武道大天王境界的,也就是那么区区十来个,包括鳄神这个天生法体的异类,至今也才半步天王。

而风老只剩下十年左右的时光了,想要再从大宗师五段晋级到大天王,整整五个境界,等于就要突破五次,谈何容易啊?

“我还是想找一个地方静静地度完余生,大限已到我就立刻坐化,一个人的安静死去,我想这是我最好的结局,毕竟我这一生已经知足了,倘若再去斗争,只怕这十年我都过不去。”风老苦笑道。

秦南沉默着,风老说的也是实话,如果再去斗争,搞不好这十年都过不了。

“我今晚前来赴约,就是为了感谢你的不杀之恩,你释放姬家主,就是对我很大的宽容了。”风老抿嘴说道。

秦南深吸一口气,说道:“修炼一途,从来就没有知足这一说法,如果你现在就自我满足的话,那么就难怪你这么多年都不能寸进一步了。你如果为我做事,我不需要你的绝对效忠,因为那是对你修炼的最大阻碍,我奉你为座上客卿。”

欢迎访问坏小说网,坏书网免费小说阅读基地!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potxt.com